好运彩票平台注册

网站首页  
中站区档案信息网
欢迎浏览...
政务
中原经济区 政策法规 业务指导 职称教育
档案科研 档案学会 党建 精神文明 廉政
资讯
通知公告 档案新闻 档案电子期刊
中原经济区专题档案
互动
馆藏珍品展厅 民国徽章展
利用天地 档案征集 档案技术
档案文件查阅
已公开现行文件查询 开放档案目录
音视频档案 历史记忆 本地沿革
 历史时空
焦作红色记忆 1925年7月的焦作煤矿工人大罢工
更新时间:2019/7/17

中国共产党建党98周年之际,翻阅1995年出版的《中共焦作历史》,这本书以翔实的资料介绍了1921年中国共产党的成立,给焦作人民带来了光明和希望。此次,共产党领导人民为推翻“帝封官”三座大山,在焦作大地上演出了一幕幕可歌可泣的革命斗争。1922年,中国共产党员童昌荣到焦作指导工人运动,成立道清铁路工会。1923年,道清铁路工人为支援京汉铁路大罢工,举行了罢工。1925年5月30日,“五卅惨案”发生,反帝爱国浪潮从上海席卷全国。

6月上旬,共产党员罗思危、刘昌炎、吴光荣、杨天然等受党组织派遣先后到焦作领导工人运动,声援上海工人。下面内容摘自《中共焦作历史》第一章第三节的焦作煤矿工人大罢工。

在五卅运动的推动下,焦作发生了煤矿工人大罢工。这次罢工,首先从华人夫役开始。7月5日晚,罗思危在扶轮小学召开工人积极分子会议,决定罢工。6日晨,福公司英人家庭厨司、夫役、翻译等共200余人,告别了洋主顾,愤然离去,宣布罢工。“英人愿加三倍工资亦无一留者”。同时,厨司、夫役罢工纠察团成立,共60余人,在冯金堂、崔长永带领下,上街维持秩序,不准为英人购买食品。怀庆府各界援助沪案联合会亦给北京《晨报》发电,恳请筹巨款接济焦作工人。焦作煤矿工人大罢工见于报端。

夫役罢工,使英国资本家慌了手脚,福公司要员立即开会,研究对策。公司当局十分清楚,夫役罢工是前奏,巨大的罢工浪潮将席卷福公司各个厂矿。于是他们调集200余名矿警队,100余名印度巡捕,7月7日全体出动,在厂矿四处戒严,以防不测。并联络大工头、监工大造與论:“英人办矿不是为了赚钱,是为了使中国人有饭吃,有工作。”“工人闹事,煤矿停办,工人会全部失业。”以此蛊惑人心。但是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团结起来的焦作工人同仇敌忾,革命意志更为坚定。

7月7日下年,焦作各商店、各小学学生及附近数十村农民约2000余人,齐集焦作中山公园(现今贸易大厦处)召开罢工大会。“京汴各学校代表,沁阳、修武等学界、商界代表均来参加”。会上各界、各地代表发表演说,愤怒声讨英日帝国主义在华的血腥罪行,声援上海人民的爱国正义斗争,大会决定:电请京汴各处援助;演剧募捐;请李封店煤矿工人一致罢工。会后,整队游行,一路高呼口号:“打倒帝国主义”“废除一切不平等条约!”国民二军第二混成旅及焦作警察局,派出军警沿街布岗,维持社会秩序。同时,水电工人对英人住宅区断水停电。厨司纠察团宣布:对偷运食品与英人者,严加惩罚。7月8日,在焦英人除少数要员办理交涉外,大部分陆续离焦赴京。平日威风凛凛不可一世的英帝国主义者,第一次在焦作工人面前束手无策,形影相吊。

为发动李封、王封矿井工人罢工,罗思危等人除约见积极分子个别谈话外,于7月8日上午,组织市内各界群众万余人,徒步10余里,到李封二郎庙集会。会上,罗思危发表演说,介绍五卅惨案经过,控诉英帝国主义掠夺焦作煤炭资源、残杀中国同胞的滔天罪行,号召工人团结起来,勇敢斗争,结束当牛做马的地位,以罢工的实际行动支援上海工人,不获全胜,决不收兵。

7月10日凌晨,锅炉熄火,矿车停转,工人上街,福公司主要采煤区李封、王封矿陷于瘫痪。同时李封矿、王封矿所在区域商人罢市、学生罢课。接着罗思危召开罢工誓师大会,成立了有100余名优秀工人参加的煤矿工人纠察团,集体住宿,每天操练,巡逻放哨。7月12日,以焦作煤矿工会的名义,补发《焦作煤矿工人罢工宣言》,控诉英国资本家对焦作工人的残酷压迫和剥削,决心“在沪案未彻底解决以前,即帝国主义未有打倒,一切不平等条约未有废除,工人胜利未有把握之日,我等誓不丝毫妥协”。

《焦作煤矿工人罢工宣言》以快邮代电的形式飞向全国,北京《晨报》,上海《民国日报》、《新闻报》、《申报》,天津、长沙的《大公报》等,都在显著位置刊登焦作煤矿工人罢工宣言。全国各地群众团体纷纷声援和资助。全国铁路总工会于7月21日通电全国,呼吁援助焦作工人。焦作中原煤矿公司(驻天津)职员闻报后,立即召开紧急会议,决定中原公司将尽全力收容罢工工人。并恳请全国各界一致援助。7月16日,道清路工人全体罢工,声援焦作煤矿工人。旅津豫众议员王搏沙、胡石卿二君,捐款两千元。旅津同乡会、河南各界纷纷募捐。

焦作英商福公司煤矿工人的罢工同省港大罢工和全国各地的工人运动一起,汇成五卅运动的洪流,冲刷着帝国主义和封建势力的堤坝,滚滚向前。焦作煤矿工人大罢工是中国共产党把马列主义和焦作工人运动相结合的结果。它把广大人民群众的反帝爱国热情推向了一个新的高度,显示了焦作工人阶级的巨大力量。

7月底8月初,焦作厨司工会和煤矿工会成立。厨司工会以冯金堂为会长,崔长水、杨天恩为副会长;煤矿工会以郑长顺为会长,郭玉山、王占彪为副会长。各群众团体也迅速建立和健全。

8月下旬,为保证罢工的顺利进行,中共焦作支部组织了两支煤矿工人罢工宣传队,分赴豫北和黄河以南宣传募捐。罗思危亲自带领南下宣传队到郑州、开封、洛阳、信阳等地,受到京汉铁路总工会主席王荷波的接见。在开封,宣传队员受到苏联五卅慰问团的称赞,并与之座谈,合影留念。宣传队在各地的演讲,扩大了焦作煤矿工人罢工的影响,取得了全省人民的支持和同情,各地纷纷募捐,予以支援。

9月中旬,为进一步提高罢工工人的觉悟,将罢工坚持到胜利,中共焦作支部以煤矿工会为主,办起工人夜校,由共产党员吴光荣、王电生为教员,每天给工人讲课,一方面教工人学文化,一方面讲工人阶级要革命的道理,教育工人作长期的准备,坚持罢工到胜利。

福公司总经理看到这次罢工来势凶猛,势不可挡,急忙向北京政府外交部提出抗议,要求北京政府来焦作调查,要求北京政府督促河南督办,设法劝令一部分水电工人先行复工,企图造成复工既成事实。在通过外交手段解决罢工问题的阴谋失败后,福公司又采取重金收买工头,以双倍工资相许,蒙蔽工人复工,企图招来开滦煤矿工人到焦作上工。此阴谋亦被焦作煤矿工会彻底粉碎。经过几番较量,福公司的复工阴谋屡遭失败,英国资本家看到了工会的力量,于是就不惜重金,收买工贼,于10月10日成立了“御用工会”,企图制造工人内部矛盾与煤矿工会抗衡。并散布煤矿工会领袖受贿,与福公司秘密谈判等谣言蛊惑人心。但是,在焦作党组织的领导下,广大工人团结在煤矿工会周围,齐心协力,共同奋斗,不为金钱所惑,不为工贼利用。乘“御用工会”开会之机,煤矿工人纠察团突然包围查封了“御用工会”迫使工贼交代真情,教育了受骗工人。

10月22日,焦作煤矿工会第二次发表宣言,向福公司提出22条复工条件。主要内容有:承认工会有代表工人之权;公司不得无故开除工人,开除工人须经工会同意:实行8小时工作制,增加工资,每月津贴工会200元;工人因公受伤、致残,公司免费治疗,工资照发,死者应给抚恤费300元;取消包工制;开除虐待和剥削工人之职员、工头及工贼等。并进一步表明决心:“即使沪案解决,而福公司对于弊会工友条件未加承认,则我工人誓不复工,非达到最后的胜利不止。”此次宣言见诸报端后,人心振奋,教育鼓舞了广大群众,增强了工人内部的团结,坚定了工人阶级同帝国主义斗争的决心和信心。这表明经过阶级斗争锻炼的焦作工人阶级更加善于斗争,把援沪斗争与自身利益相结合,推动了罢工运动的深入发展。

1925年11月,福公司黔驴技穷,走投无路,在修武、焦作地方当局的调停下,不得不和煤矿工会代表谈判。

第一次谈判于11月中旬在道清路局办公大楼举行。修武县知事兼道清路局局长冉廷宾出面邀请双方代表,煤矿工会代表吴光荣、冯金堂、穆祥顺、郭玉山,福公司代表堪锐克。中国官方代表、焦作警察局长、沁阳县知事和公民代表等出席见证。

鉴于沪案前途渺茫,各地工人已作有条件的复工的准备,中共焦作地委和焦作煤矿工会根据实际情况,将复工条件22条灵活变通为15条,由吴光荣在谈判桌上提出,以求罢工早日结束。但堪锐克毫无诚意,得寸进尺,拒绝接受谈判条件,谈判陷入僵局。

第二次谈判于12月在北京河南交涉署署长林实公馆举行。工人代表应约前往。但车至保定,一工贼代表福公司送两千元收买代表,要求回去复工,遭到工人代表严词拒绝。在京谈判中,工人代表申明,决不在15条基础上后退。堪锐克坚持先复工,后答复条件,谈判仍无结果。12月31日,林实致电外交部,请通知福公司接受工人条件,以免滋生事端。

1925年底,反奉战争失败。1926年1月下旬,吴佩孚联奉反冯,向河南进军,形势剧变。2月初,为早日结束罢工,罢工工人交涉团赴京,将复工条件送外交部,以督促福公司答应条件。工人代表团声明:“若不得完满,决不回豫”。

1926年2月,在英日帝国主义支持下,吴佩孚从武汉卷土重来,国民二军西撤。为使不遭二七惨案之厄运,中共焦作地委改变策略,准备灵活谈判,尽快复工。福公司鉴于罢工7个月来,损失巨大,亦准备答复条件。

第三次谈判于1926年2月24日在焦作道清路局办公大楼举行。煤矿工会以15条复工条件为基础,经过7天的激烈斗争,双方达成12条协议:福公司承认煤矿工会有代表工人之权利,不经工会同意不随意解雇工人;罢工期间工人工资照发;开工后增加工资20~30%,工人每日工作不超过9小时半,节假日工资照发,年底加发一月工资作奖金;工人因工受伤、致残、死亡者,福公司免费治疗、工资照发并发抚恤金;工人、职员、工头一律平等;福公司出资2.5万元接济罢工受直接损失者。这些条件满足了工人的基本要求。3月2日,双方在协议书上签字,罢工取得了最后胜利。3月6日,焦作煤矿工人和各界民众万余人举行了庆祝罢工胜利大游行。

焦作英商福公司煤矿工人反帝大罢工,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从1925年7月6日开始,至1926年3月6日结束,历时8个月,取得了彻底胜利。其规模之大,影响之深,为焦作历史前所未有;其时间之长,仅次于中国工人罢工最长的广东省港大罢工,在中国工运史上为世人所瞩目。这次罢工沉重打击了英帝国主义的侵略气焰,威震中原,誉满神州,得到许多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的赞誉。毛泽东、瞿秋白、刘少奇、赵世炎、王若飞等都曾著文,给以高度评价。毛泽东1925年12月在《中国青年》上发表《中国社会各阶级的分析》一文中,称赞焦作和开滦等处罢工工人“特别能战斗”。1926年5月3日,毛泽东得知焦作煤矿大罢工工人关水福在他所主办的第六期广州农民运动讲习所学习时,特地询问了焦作煤矿反帝大罢工的情形,并连声称赞:“好好!好!”1926年5月1日,全国第三次劳动者大会在广州召开,焦作煤矿工会、道清铁路工会均派代表出席。焦作煤矿工人反帝大罢工,揭开了焦作历史的新篇章,为焦作现代革命史写下了光辉的一页。

友情链接